PDF

ST = 徒語

極低產自耕農
超過激CP潔癖,不拆不逆
隨心情不定刪文

DGRP - 狛日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 総一
TOZ - ミクスレ
艦これ - てるあき

信上的亡灵

#狛日版深夜六十分真剑胜负#
#信#

BE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 ゚_ノ゚)



















“……你在吧?……虽然有些唐突,不过听我说,好吗?”

“被我这种人占用了你宝贵的时间,真的非常抱歉,如果还是介意的话,之后怎样对我也都没关系的哦?…总之,请听我说,拜托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是这么说了,会生气吗?”

“……”

“也是呢……还是不要花太多力气在我身上,会比较舒坦吧。哈哈。”

“不用感到紧张的哦?就只是说个故事罢了。”

“那么我就开始了。”

“呐,你听说过'无着信件'吗?”

“无法寄送又无法退回,所谓的进退两难也不过如此,最终只能迎来被销毁的命运……就是这么回事。啊啊,真是绝望啊……”

“令人同情……你是这样想的吗?不过一开始就被写上了错误的地址,会变成这样也是没办法的吧。”

“其实是这样的,昨天我去了邮局一趟。真是跟我不相符的地方呢,你也这么觉得吧……会给我这种人写信,带着牵挂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说早就一个也不剩了。啊,我的记性倒是不错,拖欠水电费这样的事基本还是不会发生的……”

“……”

“啊啦,抱歉,你也厌倦了吧。确实,我不是为了自己而去的。不过,该说是巧合吗……啊哈哈,是啊,要我来说的话…………一定,那就是'幸运'吧。”

“毕竟我也只有这一点稍微能够一提了,虽然是这种半吊子一样派不上用场,尘屑一般的'才能'……大约就只能给人打打下手跑跑腿这种程度而已。也就是如此……替同僚取信的时候,看见了。”

“在窗口那的告示上,就能看见了哦。有个很有意思的名字,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留意了一下,大约是一年之前,因为似乎是重要的信,才能保留至此吧。不过,也就这样了。再重要的信,保留的期限也不过一年,也就是说,虽然很遗憾,绝望的现实到如今也该降临了呢。”

“既然是该丢进垃圾桶的东西,那也就无所谓了不是吗。”

“有时候人类的好奇心真是让人困扰,你说是吧?稍微用了点手段,邮局的那些人似乎也不怎么敬业,或许是早就放弃了吧……一年之前的信件,谁还会在乎呢?”

他笑了笑,从大衣内的衣兜中掏出了某个东西。一个厚厚的褐色牛皮纸袋上沾着抹不干净的灰,表面的褶皱诉说着它辗转的历程,封口附近郑重的贴着数张大面额邮票,而正中本应写上最重要的地址的地方,字迹却模糊不清,似乎被雨水之类打湿过,彻彻底底地无法辨认。

“虽然对真正的收件人很抱歉,有些自不量力的想过,确认了内容之后说不定能够帮上什么吧,跟就这么被毁灭比起来,我倒觉得并不坏哦?”

“跟为了确认死者身份,对私人物品进行调查是一个道理。比如说信中有关于学校之类的信息。抱着这样侥幸的心理确认过了。”

他苦笑着。

“该怎么说呢,大惊喜?”

“出生证明、身份证、医保卡、户口本、从小到大的学生证及录取通知书……甚至自行车防盗证明都有。多令人吃惊啊。一个人的全部竟然就这么堆挤在这么一个小包裹里。”

将里面的东西全倒了出来,证明身份用的证件被纸袋保护的完好,但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你说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呢?”

“……”

“该说是无谋吗,这么重要的东西随便拿去邮寄,可是会这么轻易地落在我这种人手里了哦。啊哈哈。”

“……倒不如说这个人,其实根本不在乎吧。”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你是想这样问吧?但是我确实看见了……”

“ '不想消失',在这么呐喊着。”

“ーーーーー呐,是这样没错吧,日向君。”

“跟学园达成了协议,接受了手术,被抹杀了存在ーー本应该就这样消失的你的最后的喘息,就是这些了。”

“真是意外啊,不过的确,自身难保的你想要留下什么,就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不是很可悲吗。”

“但这也就只是把命运交出去,寄托给这种飘忽不定的事物罢了…………果然就只是预备学科的手段啊。”

“……”

“……哈……被我说对了吗?还是被曲解了目的而感到不甘心?那就试着反驳我如何,就像你一直做的那样……”

“你也不想这样的,不是吗……”


“……呐,张开眼吧,拜托你…………”

End.

评论(3)

热度(24)

©PD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