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ST = 徒語

極低產自耕農
超過激CP潔癖,不拆不逆
隨心情不定刪文

DGRP - 狛日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 総一
TOZ - ミクスレ
艦これ - てるあき

臆想症



#狛日版深夜六十分真剑胜负# #梦# 

 
 

姿势奇怪,慎点。

 
 

#狛枝凪斗生诞祭2015#


 
 

第无数次地调整着规规矩矩系在领口的领带,借助玻璃上在黑夜的背景色映衬下有些失真的倒影,他试图让自己的形象更加体面一些。一想到接下来要见到的人,不免有些坐立难安。 

 
 

脚步声在意料中的时间响起,对方显然在守时的观念上有着良好的习惯,倒也和日向所知的相符。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按照礼仪日向先一步迎了上去: “狛枝先生,幸会。” 对着日向首先伸出的手,对方似乎有些始料未及,但随即便换上了笑容,紧紧地回握住了那只手。 

 
 

“初次见面,敝姓ーー” 

 
 

“日向 创、日向先生是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与日向惊愕的表情形成了对比,对方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先前向井口先生询问访谈内容时顺便打听了一下,让你受惊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能让狛枝先生记住名字实乃荣幸。偶得这样的机会,还是头一回担当这样的角色,如有不周还望多多包涵。”死命把紧张感吞咽下去,照着事前排练好的那样,强迫着自己对上对方的视线,日向尽力将这模版一样的对话接了下去。 

 
 

“这边才是,请日向君多多关照了。”也许是避免对方过于拘束随口改了称呼,察觉到了对面的新人一瞬有些讶异的神色,狛枝脸上仍带着那不变的笑意。 

 
 

“据我所知,狛枝先生一直参与着援助活动吧?”作为曾经遭受恐怖分子袭击的对象,却不以受害者的身份自居,对各种灾后重建及募捐活动格外积极的狛枝,算是在这个人人自危的乱世中难得一见的存在了。日向不禁感慨了起来 。 

 
 

对积极分子进行采访,将其正面形象向世人宣扬,达到令世人重拾生存的希望与信心的效果ーー这就是日向当前被指派的任务。他所属的机关的力量及影响虽然不小,但仍有着局限性;与仅仅停留在单方援助的层次上相比,宣传并调动一般市民的效益会更大。上头的如意算盘着实打的不错,尽管对这类的工作有些难以适从,他也不得不承认。 

 
 

只要完成任务就好,没什么好担心的…………

 
 

尽管微弱,我们仍有着希望ーー所以他还能坚持至此。 

 
 

已经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我们彼此都并无区别,正如我们都一无所有ーー他在心里默念着。 

 
 

“是呐,近期总算是收回点成效了,正是势头大好的时候呢。话说回来ーー日向君,还真是温柔啊。” 

 
 

“……诶?” 

 
 

“啊,也不是说我有暴露自己私事的癖好,只是有点讶异ーー不一上来先询问我这个的人,日向君,你是第一个哦。” 

 
 

“……那个?” 

 
 

他笑了笑,拉下了左手的手套与袖子,名为过去的疤痕触目惊心,紧紧地缠绕在白皙的手腕上。日向瞪大了眼。 

 
 

“本来该好好地接在上头的那个,已经不知道被忘在哪个角落了,真是伤脑筋啊……啊不过不用担心,这个,跟真的一模一样哦,你看,还有着温度ーー” 

 
 

“不……那……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吧,强让别人回想起也太……” 

 
 

“不会哦?” 

 
 

“诶?” 

 
 

“一点也不困扰哦。对于我来说。倒不如说对于狛枝凪斗而言,那样的经历是他的光荣。”他又笑了,仍是那个温和的笑容,但似乎有哪里在渐渐变味。 

 
 

“你……”日向下意识的退后,然而只是让身体陷入了椅背松软的泥泞之中。 

 
 

“不过非常遗憾,就算我十分希望能将一切都抖露给日向君,向世人传达,那也是做不到的。”露出了仿佛一不小心将珍视的东西打碎了的表情,他喃喃低语。 

 
 

“因为我,什么也想不起来。” 

 
 

“就是说你……失忆了。是这样吗?” “虽然很难以置信,不过按结果来说,大致就是如此吧。那可是对铲除绝望的祸根来说十分重要的情报啊,这样重大的事我也能随便忘记,还真是连金鱼都不如,倒不如说是更加下等的生物吧。”以开玩笑的语气随口说出的自嘲的话语,在日向看来毫无生气。 

 
 

“……” 

 
 

“既然如此,再这么说下去也毫无意义吧。换个话题吧,日向君随便询问吧,想知道的什么都可以,我什么都愿意坦白的哦。”这样的大方反而让人无所适从……开始这种话题的不就是你吗。日向忍下了一肚子抱怨的话,打算接着应付下去。 

 
 

“那么,你努力下去的动力是什么?”为了不使话题偏到奇怪的方向,日向试着挑了看起来比较正派的问题提问。 

 
 

“嗯……非要说的话,大概,是梦吧。” 

 
 

“……梦?”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日向有些糊涂。 

 
 

“那一天以来一直做着同样的梦。很痛苦、很绝望,如同坠入了深渊一般,但一醒来,什么也没有了。”他试着换了个坐姿,但看起来不很舒服。 

 
 

“你被噩梦所扰吗?” 

 
 

“噩梦?会是那么单纯的东西吗?一开始我也这么以为,但还是太天真了。梦境中的一切是那么真实,虽然内容无法回想起来,那种感受却牢牢刻在了骨肉里ーー那一定是被我遗忘了的我的真实经历吧。我是这么相信的。” 

 
 

“……这样啊。”这样回答着,日向却放下了笔。 

 
 

“………那确实不是什么噩梦哦。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都是,最终一定会迎来希望的结局的。”狛枝的声音突然低沉了起来,字里行间却是按耐不住的感情,“恐惧、丧亲、疾病、饥荒、背叛……你能或不能想象的,人类最大最恶的绝望都在其中,同伴也一个又一个的牺牲,你不会知道,下一个会是谁,会不会是自己…………不过…呵……”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即使反复地陷入这样的绝望,互相猜疑、伤害着,也总是有谁,有什么人不曾放弃……即使剩下的伙伴越来越少,现实也越来越艰难……”他的声音就此断了下去,双眼却是有着光彩的,神情虔诚得像个信者。

 
 

“如果说这曾是真实的话,那样的希望一定是存在着的。” 

 
 

“所以我一直在寻找着。在任何可能的地方,我不会放弃的。”明明是饱含着希望的话语,却让人感到一丝寒意。 

 
 

“……但愿总有一天能够实现吧。”日向只是低着头,不知在思考什么。 

 
 

“是吧?日向君也是这样想的吧?不过,那当然是肯定的了,” 

 
 

“……什么ーー”待他察觉到异样抬头一望,似乎为时已晚。 

 
 

“因为,我果然很幸运呢。”很近,一张端正而又不带什么血色的脸在自己面前放大,吓得他差点往旁边一倒。

 
 

“啊哈哈,抱歉,吓到你了吗,”罪魁祸首反倒一副乐呵呵的样子,毫无悔意,“只是觉得日向君有些面熟呢,真不可思议啊,”

 
 

“明明我俩是第一次见面……没错吧?”

 
 

“是、是的吧……你能不能……”过近的距离让日向绷紧了神经。……这样的角度……似乎…………很朦胧的、有些熟悉…………

 
 

“真的是这样吗?”

 
 

近处传来的暧昧的声音仿佛一盆冰水从自己头顶上泼下,先前带着善意与热情的语气好似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日向君你真的认为……'巧合'这种东西,会是存在的吗?”

 
 

“……你是……什么意思?”

 
 

“就好比……”

 
 

他故意停顿了一会。

 
 

“一个在组织里默默打杂的无名小卒,从来没有参与过访谈这类工作的人,突然有一天,被上司指派了这样的工作……”

 
 

“你、究竟想ーー”

 
 

“其实很不愿意的吧。”

 
 

狛枝一把抓住了日向的双手,看上去纤瘦的身材却施展出与外貌不相符的腕力。是啊,好歹这家伙也是…………

 
 

“毕竟'还'得见到我这样的渣滓啊。要是从此一刀两断就好了呢,你一定是这么想的吧,所以你才会……”

 
 

明明已经很清楚了。

 
 

“好久不见,日向君。”他仍然微笑着,却带着让人全身汗毛直竖的魄力。

 
 

“你……”原来是这样吗……

 
 

“真是废了好大一番功夫呢,不过这不重要……”他自顾自地喃喃低语着,似乎对着日向的恐慌视而不见,“我啊,一直不断地追查着有关那个岛上的线索,这几年一直如此。察觉到这事件背后是未来机关在介入,从你们的组织运营入手,虽然非我所愿,但还是想尽办法取得你们的关注;金钱也好名声也好,那都只不过是达成目的所需的途径……”

 
 

“我果然很幸运呢!一切都照着我所希望的发展下去了。我得救那天的事情,之后又有谁与我接触,真不愧是未来机关呢,这方面的信息也保留得很完全。然后我就顺藤摸瓜找到了你。”

 
 

这个人……究竟怎么做到这种地步………………一股冷流从耳畔划过,他才发觉自己额上脖颈布满冷汗。

 
 

“啊,请不要误会了,日向君的技术很完美。我啊,现在也一样,什么也没想起来。”突然发自内心赞叹着,着实让面前尚被桎梏着,原以为会被质问一番的日向错愕了一把。

 
 

“话说回来,我这本就贫瘠的大脑看上去也没什么损伤,对我这种碍事的人也这么温柔啊…………日向君。拥有这样的技术水平实在了不起!有机会的话请务必让我见识一下,要拿我做实验也请千万不要客气!”

 
 

“你、你发什么神经…………” 手腕被勒得发疼, 顾不上处于劣势的情形,他忍不住打断了对方。

 
 

温柔?我……?

 
 

我,只是…………

 
 

忘了这一切的话,你会不会…………

 
 

不需要闭眼回想,那一天的情景在脑海中浮现。浪花拍击着沙子,海鸟的呜鸣,树叶在微风中摩擦,还有不属于自己的另一个人的声音。

 
 

然而此刻一切又归于妄想。

 
 

“就这么破坏了日向君的计划,感觉有点抱歉呢。虽然不明白日向君这么做的理由,我也不会强行要求你把我失去的记忆还给我的,这一点还请日向君放心了。”

 
 

“……”

 
 

你,你到底……

 
 

“只不过,有一件事……”不得不被强行与对方的双眼对上视线,日向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失去联系已久,突然又与此刻眼前的人这样近距离接触,这感觉很不现实,但腕上被压迫的感触警告着他这不是做梦。

 
 

我很清醒……但是…………

 
 

“你到底想……”试图让语气变得强硬,尾音却逐渐弱了下去。有些失神的看着对方放松了桎梏,脸颊上渐渐传来对方双手上的温度,就被这样轻柔的包覆着。

 
 

“我不会再放开的哦。”

 
 

“无论再重复多少次,再忘记多少次,我都会找到的。”

 
 

他用做梦般的表情耳语着。

 
 

“这是我对日向君下的挑战。”

 
 

方才的疼痛早已散去,然而他却感觉有什么沉重的让人无法动弹,无法摆脱。

 
 

命运的丝线,早已紧紧牵扯在一起。

 
 

END.


 
 

后记:“执念”……大概就是我认为的狛枝身上最大的特质。

想说的跟想表达的还有很多,希望还有机会…………

感谢阅览。

 

评论(1)

热度(35)

©PD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