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ST = 徒語

極低產自耕農
超過激CP潔癖,不拆不逆
隨心情不定刪文

DGRP - 狛日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 総一
TOZ - ミクスレ
艦これ - てるあき

Seek your mind.(中)

*ミカ優

 
 

音樂人跟麵包師

 
 

你們到什麼時候才會見面啊,我累…………





 
 

多虧了行程早已提前安排得周密,也沒出什麼意外,筱婭早早結束了工作到了會場附近等候。

「嗚哇……該說真不愧是大片的音樂擔當嗎……明明離開場還有三個小時呢……」

手上還拎著一堆東西行動不便,潮水般的人群更加令人寸步難行,筱婭不禁感嘆道。

也難怪優一郎不願意來現場了,不但男女性別比例嚴重失衡,為了一睹這個平時難以接近的大創作人的風采,各個女性粉絲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現場四處瀰漫的女性荷爾蒙,估計會讓他這個大男人暈倒吧。

真是的,不是明明都做到那個地步了嗎,還害羞什麼呢……想像了一下為了排隊買專輯通宵熬夜,還特意喬裝打扮過的優一郎,搞不好找的藉口還是給妹妹或者女朋友買的。他怎麼可能會有女朋友。越想筱婭笑得越歡。

出發之前也是,左一句「票跟證件帶好了沒」右一句「進入會場手機一定要關機,相機也不可以帶啊」,嘮嘮叨叨的,難得看到一次像個老媽子一樣的優一郎,筱婭的心情非常好。說實話賣一次人情也不算什麼,更何況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啊哈哈,真是期待啊。」對著錶看了下時間,她向著約定好的地方走去。

 
 

×

 
 

隨便找了個藉口將閒雜人等打發了出去,獨自在休息室內,他有些坐立難安,然而並不是緊張的緣故。有了好幾年下來的歷練,大場面他早就見得多了,即使面對著這最高級的隔音房也抵擋不住的彷彿能夠壓垮大廈的狂熱粉絲們的熱情,他也從不認為自己會失態。

但是現在的他很難說得上鎮定,緊緊握著的手心裡也沁出了汗。這麼多年來即使是面對業界資歷最老的大師的批評也沒能夠讓他如此動搖,而原因就擺在他的面前。

 
 

那只不過是一束花束。雖然搭配得美觀大方,但也不是什麼出奇的事物,他收過很多花束,包括名人特意親自贈送的高級花籃,每一個都價值連城,但都沒有他面前的這個ーー或者說花束上的署名ーー對他來說如此意義非凡。

近藤米迦爾ーー或者應該叫百夜米迦爾ーー狠狠地盯著這束花,視線尖銳得彷彿能將其刺穿,但仍看不出個所以然。他質問過好幾個經手過這束花被送進來的過程的內部員工,然而沒有一個說得出其來歷。沒有來歷的東西怎麼可能來得了他面前。米迦爾百思不得其解。

當然也想過這只是他那個混帳經紀人愚蠢的玩笑,但他的直覺告訴他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難道真是他?這可能嗎?

 
 

「……你終於來見我了嗎?」他終於打破了沉寂,輕聲呢喃。

 
 

然而再無回音。

 
 

×

 
 

儘管在開場前有了些不安定的因素,但舞台上的近藤米迦爾絕不會容許失敗,他所作的表演都不會是沒有意義的。為了將最好的呈現給一個人。

事實上米迦爾厭惡人多的場合,但若是工作所需仍會壓制下情緒。遲遲不開Live的原因也如此,粉絲都是翹首期盼已久,他則是一拖再拖,一直到經紀人看不下去提議道「要是舉辦Live說不定你朝思暮想的人會出現」,這個建議十分令人心動,但他同時也害怕,害怕著落空,害怕著那個人並不願意來見他,甚至早已經將他的事拋到腦後了。十年了,什麼都有可能發生。你現在怎麼樣了,身體還好嗎,工作順利嗎,幸福嗎,莫非已經有了戀人,有新的家庭了嗎?若是如此,他能以什麼樣的姿態去面對呢?

「……小優,我好痛苦啊。」

等待永遠是煎熬的,可是除了尋找下去,他別無他法。

 
 

百夜米迦爾的人生上,寫滿了百夜優一郎的名字。

 
 

×

 
 

這是個令人難忘的夜晚。筱婭雖然說不上是近藤米迦爾的粉絲,但也不得不對其折服不已。

用鋼琴自彈自唱自己的曲子,還能各種曲風切換自如,帶動著現場氣氛引人入勝,指尖每一次落在琴鍵上,都牽動著人們的心弦;使用多種樂器交替演奏,甚至一次演奏兩架鋼琴的神技更是他的拿手好戲,看著台下癡迷不已的萬千少女心,她忽然覺得優一郎要是對人家有那種意思的話肯定一點也不奇怪。

老實說近藤米迦爾這個人看上去一點也不好相處,上什麼節目作採訪總是淡淡的,沒什麼特別的表情,話也並不多,對什麼都興致缺缺的模樣,形象一點親和力都沒有,不曾聽說過他有過什麼舊交,有的資料甚至是謎團一樣不曾公開過。然而神秘感也許愈讓人感受到魅力,他越發冷淡,粉絲對他的崇拜就越狂熱。

「……然而這樣的人,卻曾有過一個形影不離的青梅竹馬……」

容納數萬人的會場裡,肯定在場的隨便哪個人對近藤米迦爾的了解都比筱婭更甚,然而卻只有她知道這個秘密。很奇妙,很不可思議,也很讓人雀躍。

「優和米迦,嗎……」

一曲終了,洪流般的歡呼與掌聲席捲而來般,將她的喃喃自語淹沒吞噬。

 
 

×

 
 

謝幕之後他沒有在舞台上逗留的興致。開場前他要求負責接待的員工一一檢查觀眾名單,然而他的企盼並沒有實現。他的希望又一次落空了。這樣又要重複多少次呢,他感到頭暈目眩。

之後的訪談全都被他回絕掉了,他需要一些時間平靜下來。他不希望有任何人來打攪。

「那個……近藤先生,您現在方便嗎?」突然的敲門聲打亂了米迦爾的思緒,他的情緒很不好,但還是盡量壓了下去。他可不是沒事會把氣往外人身上撒的過氣明星。

「已經說過了不見任何人了吧。」他的語氣並不激烈,但是頓時讓人感覺氣溫劇降。

「真、真的非常抱歉!但、但是這位小姐自報名號是柊家的人……說早與您有約……」門外的工作人員用快哭了的語氣回話道。米迦爾不禁皺眉。

在這個圈子裡,「柊」可不是什麼隨處可見的姓氏。佔據市場份額第一、與米迦爾所屬的公司近乎不相上下的帝鬼社的社長正是柊家的人。圈子裡也不乏在一線活躍的柊姓子弟。可謂是演藝圈的名門望族。但那些階級牽扯的明爭暗鬥跟米迦爾關係不大,在公司裡他雖然受到社長的重視,然而他充其量只是個打工的罷了。

「柊家的人找我……?」米迦爾對這一事實感到困惑不已。雖然沒有過什麼糾紛,但也與帝鬼沒有什麼合作的關係,他是鮮少能夠接觸到這些人的。況且根本就沒有過什麼會面的約定。

究竟想幹嘛呢,這個人……

「哎,是的……那位小姐說,她已經送過花來告知過了……」

「……什麼?」話一及此米迦爾再也坐不住了。

「那、那個,您是決定不見嗎……?」門外的人畏畏縮縮地問道,米迦爾內心的煩躁也到達了極限。

「既然如此就請她進來吧。現在。」最後兩個字咬音特別清晰,還未聽見回話門外便傳來飛奔而去的腳步聲。

 
 

他自知自己真的很沒有耐心,只要一碰上那個人的事就是這樣。

 
 

×

 
 

柊家的傳說畢竟對他而言只是傳說,真的見到的時候,他是有些失望的。

眼前的女性身著工作用的套裝,個子嬌小,甚至還不到他的肩膀,相貌也很年輕,最多與他相仿,估計進入工作也沒有幾年吧,若不是這一副來談公事的模樣,他會以為對方還是學生。

畢竟還是柊家的人,米迦爾感覺在對方進入招待室時自己就被從頭到腳打量評估了一番。對方的眼神,是商人才有的眼神。

「哦……果然真人比電視上的英俊得多呢!要不是這個場合真想要簽名呀~」然而對方一開口便是輕浮的發言,讓米迦爾有些不知所措。這個人真的是來談公事的?

「……您找我有何貴幹嗎?」

「哎呀,一不小心失敬了,抱歉抱歉。總之請先收下我的名片。」她曖昧地笑了笑,從衣袋中取出一張巴掌大的紙片雙手遞上。

到這一步還算是符合規範,但等到米迦爾接下名片一看,又是一愣。

「麵包工坊·月之山丘 涉谷分店 店長 柊 筱婭」,下面是一連串的電子信箱地址與電話號碼等聯絡信息,乍看之下沒有什麼異樣,然而……

「那麼……麵包店的店長柊小姐,有甚麼要事要特意找我當面商量嗎?」米迦爾一下沒了好氣(雖然一開始也沒多少過),緊繃著的神經放鬆下來,突然感到有些脫力。

「當然有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呢。詳細我已經打印出來了,還請您過目一下。」筱婭笑容滿面地接過話,然後從一旁的公文包中取出一個資料夾,抽出一沓影印紙遞了過去。

然而在遞交的一瞬間,她又好似想起什麼一樣準備將手抽回:「哎呀,不好意思,這疊弄錯了,應該是……」

然而為時已晚,米迦爾早就看清了內容,反應極快地一把將紙攥住。

「喔唷唷,近藤先生對我們家的員工有興趣嗎?但是很抱歉,員工的資料本來應該是絕對保密的,能不能請您……」

「還說什麼保密,你是從哪裡知道的?」米迦爾的語氣一下嚴厲了起來,質問道。

「別那麼激動嘛……當然是從本人那裡囉,您想見一見嗎?」

「!」米迦爾清楚對方是要給自己上套,但他可不會輕易咬鉤。

「但你是有條件的吧。我不會接受的,反正你也已經將信息透露給我了。」只要順著這個地址去找,他肯定就能……

「都說了別著急嘛……真是的,兩個人都是一個性子……我也不會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嘛,只是想請您幫忙做一下小店的宣傳而已,只要露個臉就好。」筱婭不慌不忙地告知了來意,一邊賠以笑容,她今天來了就有十足的把握能讓對方上鉤。

「我是不會隨便接下這一類的廣告的。」米迦爾並不打算妥協。

「這個我也知道……不過麵包店也不算什麼有失體統的地方吧,我覺得是很適合您這樣身分的人唷,而且……」說到這裡,她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後慢條斯理地繼續道,「今天來見您的人是我而不是他,這個理由您不想知道嗎?」

「……!」

看到米迦爾一臉的動搖,筱婭在心裡大呼萬歲。

「既然已經知道你們的關係了,派他來跟您談的話您肯定不會拒絕的吧,然而我並沒有這麼做……這到底是為什麼呢~?您不好奇嗎?」她俏皮地轉著尾音的語調,然而對方的臉色反倒愈發地陰沉。

糟糕,太過順利一不小心得意忘形了。

「但是別失望得太早!我來幫你的忙吧?」筱婭眨了眨眼,一臉的誠懇。

「別開玩笑了,你想幹什麼?」

「我會安排你們有一個順利見面的機會的,當然我也會先找他談談。作為交換,能不能請您為我們店的宣傳出一份力?」

「……我會考慮的。」然後米迦爾別過臉去,不再言語。

「非常感謝您!啊,對了,還有這個,是本店的一點小小的心意。」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筱婭遞上了一個印有月之山丘標誌的米色與綠色相間的紙袋,從袋口的縫隙還能微微嗅到香氣。

「……不用了,我對麵包有點……」

「這樣啊,還真是可惜呀,」筱婭一臉可惜的樣子誇張地說著,「難得一大早讓優君把他親手烤的一批裡最好的給我,想說拿來給近藤先生嘗嘗本店得意的產品,說不定就會回心轉意了呢?優君把麵包裝好給我的時候那期待的眼神真是……」

像一串連珠砲似的,筱婭話還未說完,手上的紙袋便被不知何時從沙發上站起的米迦爾緊緊攥住。

 
 

「……沒事了的話,就請回吧。」

 
 

TBC.

 
 

後記:

 
 

關於米迦的特技,也是有原型而不是我隨便腦補出來的,我想物理上還是辦得到的嗯……

 
 

碼字的時候的bgm是B站一位大大彈奏的scaPEGoat,搭配效果更佳(也許吧)

 
 

要是作業來得及交的話下篇這兩天就能出了……謝謝大家的留言,激動萬分。

 

评论(13)

热度(52)

©PD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