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ST = 徒語

極低產自耕農
超過激CP潔癖,不拆不逆
隨心情不定刪文

DGRP - 狛日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 総一
TOZ - ミクスレ
艦これ - てるあき

Die pubertät

*總一

只是段子,學生×老師,赤果果的年操,14×25?

心很慌,總之寫自己想看的東西也不算辜負







攥著學校泳褲的下擺,皆城總士突然發覺自己似乎少有地慌張了起來。

這跟預定的不一樣。

不,即使如此……

冷靜一點。

只是體育課罷了。

是啊,不就是……

心理活動猶如子彈一般從內心疾逝而過,但縱使對情報的處理速度迅捷如他,也沒能好好地做出反應。

「啊、那個……不好意思,咲……不是的,要老師她臨時不太方便,所以今天的游泳課由我來帶,」

來人有些困惑地翻起了點名簿,抓了兩下頭,這個動作顯得他尤其稚氣未脫。

一群深藍色泳衣間悉悉索索了起來:「欸,怎麼這樣」「喂喂,真的不要緊嗎」「加油啊新來的」

「那個,我是真壁,真壁一騎。請多指教。」

這樣毫無信息量的自我介紹對總士來說沒什麼意義。名字、年齡、家庭情況……對眼前這個人的一切,在場的學生沒有比他掌握得更加清楚的了。

然而就是這樣才困擾。

當與一位熟悉的對象間出現了新的關係時,該如何合理應對ーー如果是父親的話,自己已經可以處理得很得當了;但是面前這個人,這個總是毫無緊張感與自覺的人,這個自己熟悉到像空氣一樣習以為常的人。

而且偏偏是,老師嗎……

在心底默念著什麼,他只是若有所思了起來。

×

「真壁老師。」

「哇?!那、那個,有甚麼事嗎?」

為什麼反應這麼大,就這麼不安嗎?說起來指導之類的事情的確是不擅長吧。他想起一騎第一次教他做菜的樣子。雖然自己本身很靈活,但要論如何傳授經驗就慘不忍睹了。

咲良……應該說是要老師,還真是難為他了啊,或許也是她預料中的吧。

這樣的稱呼也是第一次,有點新鮮。

「頭……有點暈。」

「總士……?怎麼了,身體不舒服?莫非是中暑了?!」

一騎慌張地扶著總士的肩膀,一會兒摸摸他的額頭,一會兒用手背碰碰他的頸部:「怎麼辦啊,劍司這時候可能不在……」

肌膚微微沁出了層薄汗,兩者貼合而又分離時帶著一絲絲的留戀。

低垂的視線有意無意地掃過面前的人,許久未經陽光洗禮的軀體白皙得炫目。

也許自己真的有些暈眩了也說不定,意識也渾渾噩噩了起來。

「其他人的話……不行,果然還是我陪你過去吧,去醫務室。」

在那個懷抱中,久違的安心感席捲全身。主動靠近的身體帶著讓人眷戀不已的溫度,一種與陽光刺痛的熾烈並不相同的燥熱悄然而生。

×

比自己更高,走過了更多的路,經歷了更多的時間,與更多的人相遇過……

還要拿什麼去疏遠我和你。

×

「似乎體溫正常了一點,不過……」

隨著汗水蒸發消散了熱量,額頭貼著額頭時竟有了些許涼意,但過於靠近的吐息奪去了總士更多的思考。

「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在那慌亂的神色中,書寫著與其說是擔憂更像是害怕失去什麼的恐懼。

也許早就,病入膏肓了啊。你和我都……

「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

躺在簡易的白色床鋪上,總士伸出手與伏在床邊的一騎緊緊相扣。

只要我在這裡,你也會在的吧。

「總士……」

在那平穩的笑眼中,映出了一騎不安的面容。

「沒事的,一騎。」


END.






後記:

之前跟病友哭喊,小說總缺乏………………

腿肉呸(。)

评论(3)

热度(21)

©PD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