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ST = 徒語

極低產自耕農
超過激CP潔癖,不拆不逆
隨心情不定刪文

DGRP - 狛日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 総一
TOZ - ミクスレ
艦これ - てるあき

ようこそ メイドカフェ「イズチ」へ!

*TOZ,米庫史雷

(歡迎來到  女僕咖啡店「何方」!)

女(僕)裝慎,略R15注意。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д-)-3




雖然略微感到擅自丟下工作跑了這種事不太好,但暫時找了個人接班,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吧ーー像是自我安慰一樣地這樣想著,他快步閃過洶湧的人潮,踩在熟悉但氣氛又與平時大不相同的走廊上,隨著人跡的漸漸減少,向著「那個地方」前行。

猜得沒錯的話,一定是在ーー

氣喘吁吁地站在某個地點的門前,他呼出了一口長氣。

「ーー吶,你在裡面吧!」

不敢貿然闖進,他只能在門口大喊道,等待著來人的回應。然而在一陣的沉默中,他似乎能隱約聽見裡面稀稀疏疏、有些慌亂的聲音。

真是的……

「再不回答我就要進去了喔?」

「等、一下就ーー!」

從房間內部傳來的聲音悶悶的,似乎還有撞到了什麼物體的響聲。他不由得搖搖頭,環顧了一下周圍沒有外人之後便拉開拉門走了進去。

「你要弄到什麼時候啊ーー外場人手可是完全不夠了啊?」

「哇啊啊啊啊ーー!?不是跟你說了等一下ーー」

「因為,就讓你自己來的話,文化祭就要結束了吧?」

他沒好氣地瞪著更衣室內那人手忙腳亂、看上去就像被布料死死纏住的狼狽模樣,嘆了口氣。

其實他ーー米庫里歐早就預料到這個情況,然而廚房那邊實在走不開,只能拖到現在才來救援。

「早知道會搞成這個樣子的話,當初就不該答應啊,史雷……」

「但是,這是抽籤出來的結果嘛……」

其實米庫里歐不是不能理解,面對第一次的文化祭,史雷難免會有些激動得熱心過頭,不管什麼忙都想幫,但再怎麼說,這樣也太……

「就算是這樣……讓你這副打扮也太過火了。」

「說的也是啊,完全不適合吶。」

「我不是說這個……!」

是這個問題嗎?!米庫里歐已經無力吐槽他。

ーー不管適不適合,男人穿上下襬到膝蓋以上、胸口開襟背後還鏤空設計的女僕裝都不會正常的!

太不知廉恥了!米庫里歐大叫。

「但是尺寸居然能對上,好厲害啊。米庫里歐,你看。」

史雷不可思議地轉了轉身,拉了拉裙襬,似乎有一抹異樣的顏色從米庫里歐的視線中一閃而過。

「別這樣!」米庫里歐感到耳根有些發熱。

「啊,抱歉抱歉。差點忘了,穿裙子的時候不能做這種動作,羅潔好像這麼說過。」

「原來是她嗎……」真是不能小看商人的女兒,連這種東西都弄得到手……

說起來提議「女僕咖啡廳」這種鬼主意的,似乎也是她啊……

「其實吶,我啊ーー稍微對這種打扮有點嚮往啊ーー」

班會討論決定文化祭項目的時候,在黑板上唰唰寫下「女僕咖啡廳」幾個大字,羅潔的兩眼好像放出了光,好像發現了什麼秘密金庫一樣。

嚴格來說,這個項目確實是定番一樣,青春靚麗的服務生、簡單便宜的料理加上點創意就能有超出想像的收益,雖然不能排除也有其他班出類似的主意,但在有著「擁有數一數二商業頭腦的羅潔班長大人」(本人自稱)與好幾位料理好手的這個班上,肯定能拿下絕對優勢ーー羅潔似乎是這麼說的。

「再說了,我可是有著秘密武器的ーー」

八成是說麻婆咖哩包子的事情吧,這種程度的話,米庫里歐也是能夠猜到的。不過還是有些發展超出了他的想像。

因為去了服裝跟烹飪組之後,剩下能分擔服務生任務的女生實在不多了,才不得不出此下策的嘛ーー這種理由怎麼聽都像是胡扯的。像是準備要宣告死亡名單一樣,班上的女生們異常興奮地把還沒有指派好任務的男生的名字紙條放入抽獎箱內,理所當然進了烹飪組的米庫里歐並沒有多少危機感,雖然女生那邊似乎傳來了很可惜的呼聲。

反正也只會抽一兩個,到底誰會這麼倒楣呢……

ーー然而在羅潔強忍著笑意,大聲唸出紙條上寫著的名字的時候,米庫里歐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

「喂、等,等等……!」

「不好不好ーー這個太不得了了吧wwwww」

「誒……叫我嗎?」史雷ーー他的童年玩伴一臉的茫然。

「史雷!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哦☆」

「哎,好的?」

儘管覺得這種決定實在太沒道理,但他那坦率正直一根筋的童年玩伴毫無反應的樣子更讓人覺得離譜。

「要是不滿的話一定要說出來啊,史雷……!」

下了課後米庫里歐連忙把史雷拉到了走廊上,壓低了聲音說道。

「但是,她們人手不夠了不是嗎?其他人好像也不願意的樣子……」

說到底也是其他人擅自的決定,還沒有通過班上的表決,要是本人說不能接受,那邊也許也會再重新考慮的。

「但是這樣也太沒道理了吧……」

「這倒是,也沒錯啊……」史雷有些困惑地抱著胸,「我的話,一定穿不上去的啊……」

「就是說啊……問題在這嗎ーー?!」米庫里歐大叫。

「而且我穿上去也不會好看的啊,客人看了會不會不高興啊,」像是很認真地在煩惱的樣子,史雷低著頭思索道,「要說的話,可能米庫里歐還比較適合……」

「別管我的事了!」米庫里歐感覺自己跟不上史雷的腦迴路,「你真的打算接受這種胡來的安排嗎?」

「唔……雖然不太明白,不過如果能幫上忙的話,我會加油的!」

這話聽得米庫里歐想流淚,儘管不是感動的方面。

「嘛嘛,過保護也不太好噢,米庫殿。你就放手讓他去幹吧。這種事情嘛,搞不好試過一次會上癮的喲,優等生醬ーー?」不知何時聽見了他們倆的對話,從教師辦公室的窗子探了個頭出來的扎維塔的笑容看上去很不吉利。

我都聽說了噢ーー扎維塔的臉上寫得清清楚楚。

明明這傢伙不是負責我們班的吧。只不過替德澤爾老師帶過幾節課,閒著沒事的時候就跑來史雷他們的班上,拉著幾個學生說一些一點也不符合教師形象的話題。

要是這個不良教師哪天突然被逮捕了,大概米庫里歐也不會感到意外的。

「哎,怎麼可能啊,涼颼颼的感覺有點恐怖啊。」

女生還真是厲害啊,史雷感慨道。

要比的話,還是你比較厲害。但米庫里歐沒說出口。

容易陷入熱衷的事情不顧周遭,史雷就是這種個性,也造成了他不免對人處事有些缺乏常識、偏離日常。也說不定就只是少根筋罷了。

扎維塔見狀也嘖嘖稱奇了起來,用手肘推了推米庫里歐悄聲道:「喂喂……真的不要緊嗎,米庫殿。這樣的天然紀念物你們是餵什麼養大的?」

「這種事情別來問我……」

史雷的字典裡是沒有諸如「女裝癖」這種讓人感覺很不妙的字眼的。就算費盡口舌跟本人解釋了,他也只能理解到「大概是不好的東西」的層面罷了。

大概就是因為如此,米庫里歐才一刻也放不下他。

看了看更衣室內的一片狼藉,米庫里歐只是湊上前去,替史雷整理了一下服裝。對裙子甚至是女僕裝他可沒有研究,不過這點程度他還是幫得上忙的。

「穿的時候起碼把拉鍊好好地拉開再套上去啊……」

「啊,原來如此ーー」

弄成這樣竟然還沒把衣服弄壞,米庫里歐很想稱讚一下羅潔準備的衣服的質量,不過現在不是時候。

「然後呢,再來是什麼?」

「嗯ーー還有這個東西,是叫作“過膝襪”來著?搞不明白啊……」

「……這……」

面對眼前兩條黑漆漆的、上頭有個洞的薄薄一層覆在腿上的物體,米庫里歐只覺得對史雷來說難度也太高了,從各種方面來說。

迅速地用手機查了一下這種本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去了解的東西的穿著方法,米庫里歐墊了塊布讓史雷坐在地上,以免之後摔倒。

「總、總之,先把它像這樣捲起來……然後套上去,就行了……大概。」

「這樣嗎?」

史雷聚精會神跟長襪搏鬥了起來,短裙下一大片的肌色讓米庫里歐有些無所適從。明明體育課都是一起換衣服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難堪過……

窄窄的絲襪艱難地一點一點在史雷那常經鍛鍊、鮮少贅肉的腿上移動著。本是女性用來塑造修飾腿型的道具,在男性的腿上似乎也是通用的,收斂的深色讓那雙結實的大腿看上去要比平時更細,襪口每經之處都在其上掐出了一圈痕跡,像是禁忌的邊線。

不、不太妙……

察覺到剛才自己的視線太過不堪,米庫里歐連忙別過臉去,但內心又顧慮著史雷是否能夠憑一己之力搞定。

一番躊躇之後他才鼓起勇氣移回視線,然而一雙手緩慢地在曲起而又張開的腿上移動的畫面,對高中生而言似乎還是太過刺激了。

而當史雷好不容易套上了第二隻襪子,自信滿滿地想邀功時,卻看到兒時玩伴整個人趴在牆面上。

「你、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稍微,冷靜一下頭腦。我沒事……」

「噢、是嗎……」然而史雷根本沒聽懂。

「已經搞定了嗎?」米庫里歐脫離了與牆面的懷抱,扶了一下眼鏡,盡量讓剛才的畫面從腦海中消去。

「嗯……好像還差一點什麼……總覺得這個會滑下來啊。」說著他用指尖在腿上捏起了黑色的一角,試圖將長襪往上提拉。

米庫里歐咽了口口水,不動聲色地又移開了視線。

「啊,說起來,羅潔好像給了我這個……」

當他的視線重新折返,只見史雷手裡攥著像是黑色的繩子一樣的物體。

等等、那該不會是……

「這個……好像是要綁在大腿上的,但是完全搞不懂啊。」

「等等史雷,你該不會要我來幫你系上那個吧?」

「呃、不行嗎?」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ーー米庫里歐直搖頭。

「但是,只有我的話沒辦法……」

雖然不情願,但他更不願看到史雷困擾的表情。

事到如今,也來不及找別人來幫忙了。況且……

除了自己,這件事沒人能做到吧?只有自己才能……

「……我知道了,我做就是了……!但是先說好,你可別亂動啊。」

「真的嗎?謝謝你,米庫里歐!」

看見那個笑容,舉了白旗的米庫里歐想反悔也來不及了。重新用手機輸入了讓他感到難為情的關鍵詞,大致瀏覽了佩戴方法之後,他在史雷的身旁蹲下。

其實也沒有什麼困難的,不過史雷根本沒聽說過這玩意,自然無從入手了。

連吊襪帶都準備好了,該說真不愧是那個人嗎……

「不過話說回來,你懂的還真多啊。」

「……只是似乎在哪本歷史小說上見到過罷了。」雖然沒什麼好氣,米庫里歐仍一本正經地回答道。雖然這在古代歐洲也是男性常用的物品,但放在現代意味完全改變了。

或者說不定只是在逞強吧。為了要固定住帶子,他不得不將手伸到對方的大腿內側,然後收緊。近在咫尺的高溫讓人暈眩,不經意觸碰到了內側那與腿外側結實的肌肉不同、顯得更為柔軟的細肉,已然讓人有些恍惚,不說點什麼轉移注意力,大概就要神智不清了。

調整好帶子的長度,再讓其夾到絲襪邊緣,就大功告成了ーー用手劃過大腿上那道緊緊被壓迫而出的界線,試圖從中見隙插入一根手指,帶著彈力、滑溜溜的絲質表面與溫熱的肌膚緊緊相貼的雙重刺激下,他終於費盡地將夾子卡了上去。

這樣的工序還要持續三遍,而忽隱忽現的裙底也在一旁作祟。終於完事了的那一瞬間,米庫里歐差點躺平在地上。

「好厲害,真的不會掉下來了耶!」

「……啊啊,是啊……」

雖然過程中感覺到自己的什麼東西也差點一去不復返就是了。米庫里歐放空自我,靠著牆坐在地上推了推鼻梁上滑下的眼鏡。

「……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應該吧……啊,還有這個。」

「……還有啊?!」

在這最後的最後,透過薄薄的鏡片看見的,搖搖晃晃地踩上黑色高跟鞋,那笨拙的、有些可笑的、他最重要的人的身影。

「嗚哇、這個,有點嚇人啊……需要點時間習慣才行吧,大概。所以,能不能拜託你……?」

還真是……糟透了、亂七八糟、完全不適合。但是他露出了微笑。

還真是,沒辦法啊。

只有這個人,無論如何自己都會奉陪到底的吧。

「……啊啊,那我就再陪你一會吧。」

向著苦笑著的那個人伸來的那隻手,他起身迎了上去,然後緊緊地、鎮重地,牢牢握住。

END.


後記:

讚美史老師的大腿,讚美米庫的男友力(。)

踩高跟鞋的話就更高了啊史雷醬……不過很喜歡在一旁守護的小王子米庫的感覺(謎)

评论(15)

热度(110)

©PD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