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ST = 徒語

極低產自耕農
超過激CP潔癖,不拆不逆
隨心情不定刪文

DGRP - 狛日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 総一
TOZ - ミクスレ
艦これ - てるあき

またあした。

往事重提。

就是炒冷飯。

整理資料夾時偶然翻到這篇,有些感慨,在這邊也存個檔。


學PARO架空。




(´・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




 

一、

 

  這個城市的秋天總是來的意外,而今年似乎格外突然。短袖什麼的早就穿不住了,不過是月曆剛翻過十月的時節,顧不上旁人略帶訝異的目光,狛枝早已套上了大衣。

  「好冷…」自言自語著瞭望遠處,大樓與大樓的邊緣被染得發紅。一個小時既漫長又短暫,看手錶上的短針轉過了一大圈,仍不見熟悉的那班車。本來就是位於學校後方的車站,平時就鮮有人經過,晚高峰也已過去,這條路上顯得比平時更加寂寥可怖,唯有凜冽的風聲偶爾打破沈靜。

 

  也許應該再早一點就結束掉的……他這樣想著。今天班級值日的人臨時有事,放學後會稍微逗留一會的人也並不多,但就這樣答應下來也是有欠考慮吧…畢竟返程的路途實在說不上短……一邊這樣自責著,思考起了回去還得解決堆積下來的家務。

 

 

  「…………枝…?」

 

  「……」聲音?……已經冷到產生幻覺了嗎,這種時間、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人……

 

  「…………狛枝!」不是錯覺,越來越近,夾雜著車輪轉動的聲音。回過頭見到的是──

「狛枝,拜拜!」依稀看見自行車上的人朝他揮手,隨即伴隨著寒風飛馳而過。然而等到他反應過來時,對方早就跑得沒影了。

 

 

 

「…阿……」那是……

 

……

 

「……拜拜。」

 

 

 

……明天還見得到你嗎?

 

 

二、

 

 

 

「喂──拜拜──!」來人稍微減慢了一點速度,一邊揮著手。

 

「啊…拜拜!」

 

「日向君,明天見!」不清楚嘈雜的風聲中對方是否聽得見,套著厚重的衣裳活動十分吃力,他還是全力地揮著手。

 

 

 

三、

 

 

 

看到對方少見地低著頭,日向稍稍減慢了速度。

 

「狛枝?」跳下了車接近對方身後,對方毫不意外地轉過頭,跟平時一樣笑了。

「MP3?在聽什麼呢?」

「嗯。」狛枝取下一邊的耳機,日向配合的低下頭,耳邊隨即傳來了流利的英語對話。

「你……還真拼啊……」感到了頭大與壓力。

「哈哈,下次我來教日向君英語如何?這次挺不理想的吧。」想起發回試卷那時,日向那活脫脫像吞下一隻青蛙的表情,狛枝忍不住彎起嘴角。

「別說了……」這一定是被嘲笑了吧,一定是吧。

「日向君果然是那種呢,『日本人就該說日語,英語那麼好能幹嘛』。」

「………饒了我吧。而且要教我這種基礎那麼差的人,很累的。」

「所以說只是積累不夠而已,日向君的頭腦那麼好,語法一定一下就會懂的。」

「就算你這麼說……」

 

 

……

 

 

「然後老師走過來,田中君的表情就……」

「哈哈哈哈哈!阿,那個是…」察覺到遠處不斷接近的燈光與引擎的轟鳴,日向走向了一邊停放著的自行車。

「拜拜!」

「……明天見!」

 

目送著對方漸漸遠去的身影,走上車的步伐似乎變得沈重起來。

 

 

 

四、

 

 

 

「今天又在看什麼呢,優等生?」

對方只是朝他笑了笑。對於日向毫無聲息的出現在身後,狛枝的反應總是很平淡。

有點小失望啊,雖然也沒什麼惡作劇的心理。日向慢慢地下了車。

「沒什麼哦。」啪的一下合上了書,順手塞進了書包裡,動作十分流暢。

「對了,今天……」

 

 

……

 

 

「唔,拜拜!」跳上了自行車。

「明天見。」

 

對方的身影越來越小,成了一個點,消失在漆黑的街道盡頭。他無言地看著遠處逐漸接近的燈光。要是別來得那麼早就好了呢……這樣想著。

 

 

 

五、

 

 

 

「……說起來,日向君那時為什麼要跟我打招呼?」一邊說著,狛枝把烤蕃薯掰成兩半,斷面上還冒著白霧,吹了吹便遞了過去:「唔,小心一點。」

「誒,怎麼問起這個……燙,好燙!」日向試圖小心翼翼地接下,但赤著手還是有些勉強。

「因為……正常人才不會想跟我這種怎樣都好的渣滓搭話的吧,只要當做沒看見不就好了嗎。而且......」說到一半他遲疑了一下,換了一隻手,把手上的一隻手套脫下,又遞了過去。

......那個「接近狛枝凪斗就會不幸」的謠言?省省吧。

「喂,在胡說什麼啊……同學跟同學打招呼,不是很正常的嗎?那些人的閒話也......啊,謝謝。」日向接過手套順手套在自己的手上。有些厚實的款式,還留著對方的體溫。

透過手套傳來了烤蕃薯恰到好處的溫度,日向吹了吹,再小心地咬了一口:「嗯,好吃。」

「日向君還真是閒呢。」但他不自覺地微笑著。

這樣的大冷天,跟朋友蹲在便利店旁吃著熱騰騰的烤蕃薯,實在是人生一大幸福。專注地嚼著東西時想起了什麼,日向又含糊不清地開口道:「也不是那樣的吧……只是覺得平時放學沒見著你,原來都在這裡啊……然後,看起來很無聊的樣子,反應過來時已經喊出來了。」

「……唔。」

「如果那樣比較好的話,也沒關係阿。」

「誒?」頓了一下,抬頭望向對方。

「會覺得困擾嗎?這樣跟別人打交道。」

「不、不是那樣的。我是指,像我這樣的人耽誤日向君寶貴的時間什麼的,總覺得很過意不去阿。」他低著頭,說著說著聲音也小了下去。

「都說了別這樣說話阿……我是說,如果不喜歡這樣……」

「不不不不是的!能被日向君搭話什麼的,感到很開心…太開心了…所以…那個…」

「那、那,一開始就說出來啊……」

 

這都什麼啊,總覺得很難為情……

 

之後誰也沒再開口,兩人默默地往嘴裡塞東西。

 

 

 

六、

 

 

 

想再去哪裡轉轉。

 

想買輛自行車。

 

想知道他最近買了什麼書,看了什麼節目。

 

有什麼煩惱嗎?有什麼開心的事嗎?

 

 

 

時間,再走得慢一點就好了。

 

 

七、

「哎,狛枝,你的表還沒交喔。」

「誒?啊,抱歉,等等我就……」

「還沒想好嗎?沒事,認認真真想清楚了再填吧,畢竟也是很重要的事啊。」

老師拍了拍狛枝的肩膀,轉頭走進了辦公室。

 

「……」

 

他看著空空如也的紙面。

 

 

 

八、

 

 

 

「要帶這麼多書回去嗎?」看到對方的書包今天格外的鼓,不禁擔心起了騎車會不會不穩。

「總覺得哪裡都很沒把握…要全部看完也不太可能,稍微再翻一翻就好了。」

「平時也已經很努力了,日向君的話一定沒問題的,今天還是好好休息比較好。」

「說的也是……嗯,謝謝你啊。」

 

「加油啊,拜拜!」

「嗯,日向君也加油,拜拜。」

 

……

 

「……明天見。」

 

……

 

 

 

 

 

 

「喂,又來了啊?」難以置信地看著來人手上擺得高過了頭,已經搖搖晃晃的郵寄用紙箱,想也不用想這肯定又是那傢伙。

「嗯……快、快不行了……你也幫我一下……」實在不好意思這樣擠上電梯,日向只能保持這個狀態乖乖地爬了六層樓梯。

「太、太讓人羨慕了吧……你個人生贏家……!一開始看你老老實實的,沒想到還自帶家屬……可惡……!」

「都說了不是你想的那樣……還有九頭龍不也是嗎!」

「那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吧,喂。」

上週九頭龍那小子收到了一個大箱子,大概有半個人高,本人堅稱只是家人寄來的慰問品,還是在同層的男生中引起了不小的騷動,但日向這個狀況跟他比起來似乎有過之無不及。

「我都說了只是以前的同學而已啦。你快幫幫我……」

「喂喂……難道是成天打電話來那個?」左右田有點惡寒,還是接過了一部分日向手上的包裹。

「哦對了,宿舍裡好像還有你的。剛剛隔壁送來的,是信吧好像,一大疊。」

「又來……?!」

 

 

 

費盡千辛萬苦回到了寢室,兩人一邊喊著『累死了』一邊各自倒向了自己的床上。日向正想掏出手機來跟某個罪魁禍首抱怨一下,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他隨手調開相冊最後一張照片:那是一隻白皙修長的手,緊緊地抓著一張嶄新的車票。

 

 

『またあした。』

 

 

 

END.



後記:

平時還是不太情願寫這樣的白開水日常.....偶爾怡情一下也不壞......?

似乎很沒有狛日的味道......


很多是真事,以此懷念一下往事吧。

评论(2)

热度(14)

©PD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