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ST = 徒語

極低產自耕農
超過激CP潔癖,不拆不逆
隨心情不定刪文

DGRP - 狛日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 総一
TOZ - ミクスレ
艦これ - てるあき

答えはイエス

*狛日

雖然不好吃(。)還是祝雲爺爺生日快樂~








確認了眼前的狀況之後,他覺得自己至今還沒有破口大罵,實在是素質超常發揮了。

「……我說,你想幹嘛?」

「都這樣了還不明白嗎?」

看對方一臉無辜的樣子,他差點以為是自己搞錯了什麼……才怪呢。

「其實也沒什麼要緊的,別這麼緊張呀。難不成日向君,你在害怕?」

太沒道理了,不可理喻,這個人。

「我才沒……」

「我喜歡你哦。」


不對,等等……他剛才說什麼?


「……謝謝你的好意我很高興不過你不覺得你說的跟你做的完全對不上號嗎?!」

日向創以一種大概在某些並不適合公開放映的碟片封面會出現的,被拘束的姿勢扭動了起來,一言蔽之,不可描述。

「告白就是要以必死的決心去做的不是嗎?以前讀過的書上這麼說過呢。」

「在你的認知裡死的到底是我還是你啊?」

不太想把腦細胞消耗在思考對方的閱讀清單上,日向似乎放棄了掙扎。對方看起來也不像是有意要傷害他,雖然也完全猜不透對方的意圖就是了。

跟眼前這個人達成共識和平共處的未來……暫時好像還看不見啊。

「不是我說……你醒來後避著我們閉關了這麼多天得出的結論就是這個?」

「與其說是結論,不如說是確認本心吧。但是日向君,你看起來好像並不相信我啊?」

「不相信……也不是這麼回事……」


在日向創的認知裡,狛枝凪斗唯一會表露愛意的對象,也只有他口中的「希望」了。不是具體的某一個對象、某一件物品、某一個個體,只是純粹的好的東西罷了。儘管當時說過了多少次「我們是夥伴」,恐怕也並不能動搖他哪怕一點的真心。狛枝凪斗的「心意」,日向創是始終相信的,所以現在的他才……

然而也不過幾十日的共處,連是否有著友誼他自己都說不清楚。

程序的世界是虛假的,可是我們之間……還有相處過的時間、那些心情,都不曾是虛假的。現在的話語,他能夠去相信嗎?


「狛枝,我……」

日向隱約感到了現在他的樣子並不適合來表訴衷腸,被束縛在背後的雙臂火辣辣地疼,忍不住在心裡嘀咕著「綁得也太緊了吧」,手指粗細的麻繩就像嵌入了皮肉一樣,在手臂上勒出了痕跡,彷彿纏繞著的蛇。他正以一種很不自在的姿勢試圖翻過身,蹲坐在一旁的狛枝只是安靜地把他扶起靠在牆邊,眼裡有種說不出的奇怪。


「怎,怎麼了?」

「明明只要掙脫掉繩子就好了,對於“現在的你”而言,並不是什麼做不到的事。」

「哈?我……」

他正想轉過頭吐槽,然而落入眼中的對方的表情完全不像在開玩笑。

「所以你果然是,決定作為“日向創”生存下去了嗎?」

「……」

「不管是島上設施的修繕、對同伴們的看護還是其他事情,明明只要動用“他”的力量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畢竟可是令希望峰上層都自滿不已、要毀滅掉也不費吹灰之力的耀眼的才能呢,多麽可惜啊,然而你還是選擇了笨手笨腳地去執行了,你真的…………

還真是預備學科級別的處理方式呢。」

「你……這麼大費周章地就是想來奚落我嗎?」

還以為對方要說什麼,日向一下子沒了好氣,對峙的緊張感頓時也鬆懈了許多。

「嗯……這個嘛。」

「我……現在的我,毫無疑問就是日向創,也不會再改變了。我只不過是,繼續用著原本屬於我的東西去面對這一切罷了。以前是如此,以後也會如此。隨便你愛怎麼說,反正我……」

「所以我喜歡你哦。」

「什……」

我前面的發言究竟是哪一點能夠得到你的好感度加成了啊?日向對著面前的選擇分歧感到了困惑。

「自己也搞不明白,究竟為什麼,我會這樣在意這樣平庸的你呢。」

「以前也說過了的,為什麼明明沒有著才能,跟我一樣就像是個旁觀者的你,總是能在那種絕望的境地中扭轉局面呢?純粹的只是運氣?不過這種渣滓一樣的才能,除了我恐怕不會有第二個人有吧。我這種程度的貨色也只確認到那個程度了,真是沒辦法,被擺了一道呢。

如果當時我的決定有所不同,是不是能夠看到不一樣的景色?跟你一起的未來……」

「也許現在的我就是這樣,愛著那樣的你的希望。」

「吶,日向君,現在的你眼中所能看見的,又會是怎樣的未來?」

那讓人感到平穩的笑意下,看似風平浪靜的灰色瞳孔中,他彷彿看見了沒有止境的黑色潮水涌動著。

莫測的笑容也好,刺骨的話語也好,不知從何開始,也許自己早已被淹沒而沉溺其中了吧。

「啊啊,那就拭目以待吧。」


被狛枝凪斗這個人愛著,還真是不得了啊。


另一個呼吸如此靠近,輕閉雙眼的前一刻,他這樣想到。


END.


後記:

標題本來想打「綑綁play.avi」的還是放棄了。

评论(10)

热度(29)

©PDF | Powered by LOFTER